邓小平与龙州起义 桂西南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学习会

日期:2020/5/20来源:崇左新闻网-左江日报

        1930年2月1日,在中共中央代表邓小平(时化名邓斌)等的领导下,在广西西南部的龙州县爆发威震祖国南疆的龙州起义,成立中国红军第八军和左江革命委员会,创建左江革命根据地。龙州起义,见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邓小平在龙州的光辉历史。

  1929年6月,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任命俞作柏、李明瑞分别为广西省主席和广西各部队编遣特派员。俞、李主政广西后,请求中国共产党派干部到广西协助工作。1929年7月起,中共中央和中共广东省委紧急从各地调派贺昌、张云逸、陈豪人等40多名中共干部到广西工作,成立中共广西军委,由陈豪人领导。9月上旬,中共中央代表邓小平到达南宁,担负统一领导中共广西特委和中共广西军委的重任。邓小平以广西省政府秘书身份,对俞作柏、李明瑞等重要人物进行卓有成效的上层统战工作和秘密兵运工作,迅速发展广西全省的革命斗争。10月中旬,广西政局风云突变,俞、李出兵反蒋失败。关键时刻,邓小平果断决策,领导我党掌握的三支部队举行兵变,押运南宁军械库的武器辎重,分别转移左右江地区,与农民运动相结合,实行武装割据,俞作豫率领广西警备第五大队撤往龙州,邓小平、张云逸率领第四大队和教导总队撤往百色。从此,在邓小平的领导下,百色起义、龙州起义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

  1929年11月中旬,邓小平在部署好百色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后,到龙州部署武装起义。途中到达恩隆和向都交界的榕树坳时,恰逢从龙州来百色的李明瑞。李明瑞此行百色,目的是联络第四大队趁粤桂战争续起,南宁空虚之机攻打南宁,掏桂系的老窝。邓小平得知李明瑞的来意后,便折回百色。一路上,邓小平劝李明瑞放弃攻打南宁的计划,以大局为重,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到了百色,邓小平、张云逸、陈豪人共同做李明瑞的转变工作,并代表广西前委请他担任将成立的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在邓小平等的教育帮助下,李明瑞毅然决心投身革命,参加起义,并受中共广西前委重托赶回龙州,会合俞作豫一起平息广西警备第五大队副大队长蒙志仁叛乱,重新夺回龙州城和控制了左江10余县的政局。

  12月中旬,邓小平带领何世昌、严敏等一批干部从百色来到龙州,主持召开有20多人参加的党员干部会议。会上,邓小平传达党中央关于在广西左右江进行武装起义的指示和中共广西前委的有关决定。介绍右江地区准备武装起义的经验和策略,分析龙州的形势,研究制订龙州起义的工作计划。邓小平认为,左江的形势总的来说是有利于革命的,军队扩大了,工人和农民发动起来了。但是,左江的条件较右江的差,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党的领导力量比较薄弱,无论是在军队还是在农村基层,党员太少,有些地方甚至没有党员。第二,农民运动没有右江那么深入,农村土匪多,农村群众缺少革命的影响和斗争锻炼。第三,左江的军队尚未彻底改造,政治情况复杂。邓小平对左江的工作提出要求,指出:起义的准备工作有两件大事要抓紧,一是抓紧整顿改造左江部队,使其成为一支真正的革命部队,成为起义的基础和左江根据地的坚强支柱。党组织应当采取积极措施,调一批党员到连队去充实基层领导,并吸收一批符合条件的干部或战士入党,以扩大党员队伍。军队不宜处于过分分散状态,应当收缩,既便于改造,又便于对付敌人的进攻。二是抓紧发动群众,当群众发动起来后,要进行适当引导,主要打击目标是豪绅地主,目的是削弱农村中的封建势力,反过来又起到进一步发动群众的作用。邓小平还指出,在军事方面要戒备敌军来袭,单依靠左江的力量是不够的,应当加强和右江的联系,现在首要任务是打通去右江的通道,必要时向右江靠拢,得到支援。会上,邓小平还宣布由何世昌任中共左江军委书记,代表红七军前委领导左江起义和红八军。邓小平在对左江的工作部署妥当后,便离开龙州经越南、香港前往上海,向党中央汇报请示工作。会后,何世昌、俞作豫、李明瑞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加紧整顿和扩编部队,发展党的组织,筹建革命政权,领导农民自卫军开展反对豪绅地主势力的武装斗争,龙州起义条件趋于成熟。1930年2月1日,中共左江军委在龙州召开万人军民大会,举行龙州起义,庆祝中国红军第八军和左江革命委员会成立。李明瑞任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俞作豫任红八军军长,何世昌任红八军政治部主任兼红八军临时军委书记,宛旦平任参谋长,全军分两个纵队,共2000多人。左江革命委员会主席王逸,秘书长林礼。当天,还成立中共左江特委,王逸任书记。龙州起义创建拥有12个县,50多万人口的左江革命根据地,是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重要革命根据地之一。

  1930年2月7日,邓小平从上海回到龙州,即召开红八军军委和左江特委联席会议,传达中央的指示精神,分析红八军和左江地区的形势。邓小平指出,左江政权仍处在动摇时期,根据地基础不巩固,军委虽然成立,但仍无实际工作,在龙州的武装力量是极其靠不住的收编队伍,甚为危险;红八军的基础很不牢固,部分武装还掌握在旧军官手中;一些党员没有分配带兵任务,党员的作用没有发挥出来;部队的政治、群众工作很薄弱等。邓小平还指出,待根据地工作有一定基础后,红八军主力要向右江靠拢。会议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制定了左江地区党政军工作的方针。①以龙州为中心发动左江土地革命,一方面分配同志到下层群众中去做实际工作,反对机关的工作方式,一方面派出队伍到龙州附近几个县发动土地革命及建立苏维埃政权和群众组织;②红八军的总方向是与红七军汇合向外发展,即应向右江靠拢;③加强红八军的改造,肃清旧军官,分配同志(党员)以主要工作;④迅速解决地方有反动可能的武装,组织工人、农民赤卫队,以为扩大红军之基础。会议还决定成立红八军临时前委,邓小平任前委书记,何世昌、俞作豫、宛旦平、涂振农任委员。1930年2月8日至10日,龙州总工会在龙州县城召开第三次工人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代表150多人,红八军政委邓小平代表红八军政治部出席大会,并在会上作政治报告,左江特委书记王逸在会上报告全国工人运动的情况。大会号召广大工人积极投入反帝反封建反国民党统治的斗争,建设和保卫革命根据地,保卫红色政权。大会选举总工会主席和新一届执委会,杨志坤当选总工会主席(时任左江革命委员会常委),通过《政治报告决议案》《赤色工会章程》等议案,颁布《龙州全市工人第三次代表大会宣言》。会后,根据会议精神,总工会组织赤卫队员和工农群众,没收反动资本家的不义之财,逮捕英国亚细亚公司“同合荣”商号老板,镇压一批国民党反动官员。龙州工会以坚决的革命行动,被工农群众称为“红色工会”。

  龙州起义后,中共红八军临时前委、左江特委和左江革命委员会领导左江人民群众开展反对法帝国主义的斗争。1930年2月12日,左江《工农兵》报刊载红八军政治部《为法帝国主义驻龙州领事馆无理照会告全国民众书》。19日,在邓小平的领导下,中共左江特委、左江革命委员会在龙州县城召开反对法帝万人军民大会,举行示威游行,包围法国驻龙州领事馆、海关楼和天主教堂,没收官僚地主豪绅窝藏在那里的金银财物,把法领事馆嘉德夫妇、武官、传教士等驱逐出境,并以左江革命委员会的名誉,用中、法、英文发出反帝通电。不久,法帝派飞机到左江苏区上空挑衅。左江军民英勇还击,一架飞机坠落在宁明县境内。法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再一次遭到严重打击。左江革命根据地的反帝斗争,得到了中共中央的高度评价和赞扬。

  1930年2月下旬,邓小平要前往右江。临行前,召开会议部署工作,决定由何世昌代临时前委书记,负责左江革命根据地党、政、军全面领导工作。邓小平指示红八军应采取两项措施,以巩固左江的形势:1.立即收缩兵力,把主力集中在龙州一线,以防桂军的袭击。现在红八军主力分赴附近各县剿匪,分散了兵力,对保卫根据地不利。2.迅速打通和右江联系的通道,积极向右江靠拢,以取得右江的支援,增强对敌斗争的力量。尤其是靖西的叛军应当迅速平定,这是通向右江的要道。

  2月27日,邓小平部署好工作后便离开龙州,前往右江。28日,邓小平到雷平县宝圩,与正在那里休整的红八军一纵队会合。邓小平知道红八军一纵队的干部、战士中党员数量不少,但尚未建立纵队党委。为了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邓小平主持召开党员会议,成立一纵队党委。会上,邓小平反复说明建立纵队党委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阐明要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要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集体领导作用,不断增强党的战斗力,强调党委是军队最高的领导机关,纵队一切重大事情,都要经过党委讨论通过后才能执行。一纵队党委成立后,由于加强党的领导,后来虽然在单独转战桂、滇、黔边中,遇到重重困难,全纵队仍能在党组织的坚强领导下,胜利与红七军会师,一纵队的指战员后来回忆这段历程时,十分感谢邓小平帮助他们建立党委会,正是这一重要决策,才在危难中保住了这支队伍。

  1930年3月上旬,为打通左右江联系通道,邓小平决定率红八军一纵队速下靖西,攻打靖西郑超叛军,为红八军向右江与红七军会合扫除障碍。在攻打靖西县城前,邓小平在部队中作了动员讲话,要求每个战士都要学会使用两杆枪,除了手中的武器外,还要掌握一杆宣传的武器,要做到既是战斗员,同时又是宣传员,在对敌作战时,要学会打政治攻心战,动摇和瓦解敌人。同时强调,红军是为人民谋利益的,一定要做到纪律严明,秋毫无犯,鼓励大家在任何艰难的情况下要坚持斗争,最后取得胜利。3月7日,红八军在邓小平的率领下到达靖西县城,攻打盘踞城内的叛军,邓小平因急于向红七军传达中央的指示,在做好作战部署后,即前往右江。红八军一纵队在围攻靖西县城叛军中,与在龙州的红八军军部的电话联系突然中断,于是决定放弃攻城,回师龙州。次日,一纵队到达雷平县宝圩时,得知龙州已经失守,无法与军部和第二纵队会合,纵队党委决定,按照邓小平关于向红七军靠拢,向右江推进的指示,尽快北上与红七军会合。从此,红八军一纵队开始了与红七军会师的艰难征程。

  邓小平领导龙州起义,在龙州的革命活动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龙州这块红色土地上却深深地记忆在他的脑海,对龙州起义的这段斗争历史却记忆尤深。1961年,龙州人民为纪念和缅怀红八军英烈们的丰功伟绩,在龙州人民公园修建龙州起义暨革命烈士纪念碑,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在百忙中为纪念碑亲笔题词:“革命的胜利果实,是烈士们的鲜血凝成的。红八军和人民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里”。1989年12月,值百色起义、龙州起义60周年时,邓小平又亲笔题写:“纪念百色起义、龙州起义六十周年”。字里行间,饱含着他对红八军英烈,对龙州和左江革命老区各族人民的殷切怀念之情。

  龙州起义已经过去了90年,邓小平作为起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世纪伟大的名字始终和龙州连在一起,与崇左连在一起。红八军和革命英烈们,在革命斗争实践中形成的“实事求是、坚定信念、不畏强暴、顽强拼搏”的龙州起义精神,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它深深地融入我们民族的血脉,成为民族复兴的精神家园。(执笔人:韦强 崇左市政协原副秘书长、文史学习委主任)

崇左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420090001
桂ICP备11006461号-1
新闻热线:0771-7965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