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亟待加强

日期:2020/5/20来源:崇左新闻网-左江日报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产、生活节奏,带来了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在农村,疫情虽然对农业生产影响有限,但对农民外出务工影响较大。由于企业复工复产延期,部分企业甚至到4月底都难以正常生产,农民工收入减少已成定局。以天等县为例,该县是劳务输出大县,2019年全县外出务工的农民约有13万人,占总人口四分之一以上。今年春节前,这些外出务工农民绝大多数都回家过年,本计划春节过后再出去务工,但由于遇上疫情,直到“三月三”过后才基本外出,外出务工目的地主要是广东省。但外出后能正常工作且保证有收入的只占7成多,有20%以上的人由于原来务工的企业停产而被迫另找工作,暂时没收入。可见现阶段外出务工农民的生活压力比以往要大。生活压力骤增,焦虑情绪倍长,使得这些外出务工农民无法顾及留在家里的孩子,这就加剧了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缺失和监护缺位,对此必须予以足够重视。毫无疑问,后疫情时代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只能加强也必须加强。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和关心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把破解农村留守儿童难题当做一项战略任务统一规划部署,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务必在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同时,切实采取强有力措施抓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总体来看,关爱保护和促进发展并重,是解决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根本问题的重要策略。2016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系统地对该项工作的重要意义、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关爱服务体系和救助保护体制的完善健全以及保障措施做了全面的部署和规定,且全国30个省份也出台了相应的实施意见或建立了领导协调机制。2018年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明确指出应加强农村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为农村留守儿童及其他困境儿童提供关爱服务。同时,2018年国务院调整和确立了各部门参与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为持续改善服务质量、加强政策落实、健全保护救助机制提供了组织和领导保障。随后,广西从自治区层面到各市、县人民政府也都建立了这一联席会议制度,乡镇和村级的儿童保护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也相继配备。崇左市2019年还尝试开展困境儿童保障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项目政府购买服务,探索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的新路径,亦收到明显成效。所有这些,都为今后进一步做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提供了组织和制度保障。而几年来探索积累的经验也为这项工作的强化打下了良好基础。

  后疫情时代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怎么加强?

  第一,要加快健全关爱保护体系。虽说广西从自治区到市、县三级人民政府都已建立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联席会议制度,部分乡镇和村亦配有儿童督导员和儿童主任,保护体系的框架已基本建立起来,但要真正发挥作用仍需要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相关制度。首先各级联席会议制度应该明确每半年至少开会一次,当前针对疫情背景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面临的新问题和新挑战,更应该举行专题联席会议讨论应对措施。其次,要抓紧配齐乡镇儿童督导员和村级、社区的儿童主任,并落实相关待遇,解决有人干事的问题。目前个别县仍未做好这项工作,有的已配备人员却还未落实待遇,必须尽快补上这一短板。再次,市、县(区)两级的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需要从机构设置和人员配备上加以完善。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基本上都是从民政系统原有的流浪儿童救助站转化过来,牌子是换了,但机构职能和人员仍然停留在流浪儿童救助的层面,无法承担起整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涉及的法律咨询、心理咨询、权益受侵案件受理与转介等职能。必须进一步明确该机构的职能,充实配备专业人员,以便发挥其在关爱保护农村留守儿童工作中的不可替代的关键性作用。司法机关要加大维护农村留守儿童合法权益的力度,坚决依法从严打击各类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的犯罪行为。与此同时,各地还必须严格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建立完善有效的强制报告机制、应急处置机制、评估帮扶机制和监护干预机制。有条件的地方还应积极探索设立统一的未成年人救助保护热线,全方位为农村留守儿童织密关爱保护网。

  第二,要更加重视教育保障问题。疫情背景下,教育部要求各地停学不停课,线上学习成为学生的新课堂。然而在农村,受制于信息基础设施的薄弱和农村家庭支持能力不足,以及农村教师掌握信息化技术的局限性,网上教学的效果普遍比县城差,更不用跟城市比了。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疫情期间的一项调查显示,农村学生能够按时上网课的只有54.1%,远低于县城学生的80.1%。农村学生每天线上学习时间少于1小时的比例是县城学生的3倍。有32.7%的农村低年级学生没有开始信息化学习。农村家庭安装宽带只有43.8%,这一比例仅相当于县城学生家庭的一半。超过85%的农村学生使用手机进行信息化学习,其中73.8%的学生使用家长的手机进行网络学习。农村学生的电脑拥有率仅有7.3%。而县城学生中,超过40%的人使用电脑进行信息化学习,超过75%的学生每人拥有2—3个信息化学习设备。

  调查还显示,疫情期间,有高达31%的农村学生父母双方不在家或只有父亲或母亲一方在家。显然这些都是留守儿童了。有20.8%的农村学生表示父母从不辅导自己的功课,而县城学生的这一比例仅为3.7%。有25.9%的农村学生表示父母对自己的学习没有任何帮助甚至拖了后腿,而县城学生的这一比例仅为4.4%。

  上述情况表明,疫情之下城乡基础教育的差距明显加大,这种差距可能对农村学生今后的学习造成持续影响,尤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影响更甚。基于此,必须采取以下补救措施:一是要将农村学生家庭尤其是留守儿童家庭教育信息化纳入“教育信息化”工作整体部署,依靠行政手段推进教育资源共享,定向帮助提高农村留守儿童教育信息化水平,为信息化学习有困难的留守儿童及其家庭提供电子设备、流量、技术等支持。二是要综合评估疫情对于农村留守儿童受教育情况的影响,加大控辍保学力度,确保适龄农村留守儿童完完整整接受义务教育。也可尝试建立远程公益家教机制,对农村留守儿童进行个别辅导。三是要增加农村尤其是边远山区农村的教育信息化技术培训和硬件支持,帮助农村中小学教师提升信息化教学的应用和实践能力。四是要调动社会力量,以资金、设备、技术、定点帮扶等形式参与针对农村留守儿童提高教育信息化水平的有关基础性建设。

  第三,要适时开展特别关爱行动。针对疫情之下农村留守儿童学习及身心健康受影响较大的实际,政府有关部门、社会团体和学校等应该启动特别干预措施,合力开展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特别关爱行动,线上线下结合,多层面开展心理咨询、法律咨询、学习辅导、教育帮扶、生活帮助、志愿陪伴等活动,并同时对他们的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开展专项培训,家校配合,着力减轻疫情对他们造成的影响。6月份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办法规定的全区未成人保护宣传月,今年的宣传月活动应该更有声势并赋予新的内容。各级未成人保护委员会、未成人救助保护中心,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和社会团体,在进一步做好未成年人保护法律法规和政策措施宣传教育活动的同时,要突出强化政府主导、全民关爱的责任意识和家庭自觉履行监护责任的法律意识,着力针对农村留守儿童开展特别关爱活动,动员社会力量为农村留守儿童办实事、做好事,号召城市学校、城市少年儿童结对帮助农村学校和农村留守儿童,不断优化农村留守儿童的成长环境。

  第四,要重点做好困境儿童的保障工作。困境儿童是指因家庭贫困导致生活、就医、就学等困难的儿童,以及因自身残疾导致康复、照料、护理和社会融入等困难的儿童和因家庭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遭受虐待、遗弃、意外伤害、不法侵害等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或侵害的儿童。在农村留守儿童中,困境儿童占居较高的比例。还是以天等县为例,该县2019年末由民政部门统计的农村留守儿童共11147人,其中困境儿童5984人,占比达53.68%。疫情之下,困境儿童面临的困境多数难以获得缓解,有的甚至还陷入更深的困境。可见疫情之下这一特殊儿童群体尤其需要特殊关注和特别保护。

  国务院《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指出,为困境儿童营造安全无虞、生活无忧、充满关爱、健康发展的成长环境,是家庭、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责任。做好困境儿童保障工作,关系儿童切身利益和健康成长,关系千家万户安居乐业、和谐幸福,关系社会稳定和文明进步,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局。因此,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依然具有特殊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更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必须突出强化政府主导,部门协作,家庭尽责,社会参与,精准帮助,分类保障等措施,把困境儿童保障工作做细做实,实现困境儿童成长环境更为改善、安全更有保障的基本目标。

  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保护工作,重中之重就是困境儿童的保障工作。近两年来广西选择若干县(市)试行困境儿童保障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政府购买服务,引入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实施困境儿童保障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项目,取得了明显成效,也积累了宝贵经验,眼下就应该全面推广施行。特别是在刚刚脱贫摘帽的贫困县(市)和尚未摘帽的特别贫困县,更应该以政府购买服务为主,着力提升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成效,这对于巩固脱贫成果,保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都将有着特殊的重要意义。(作者系广西壮族自治区儿童福利体系建设暨未成年人保护专家库成员,现任左江日报社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工作站站长)

崇左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420090001
桂ICP备11006461号-1
新闻热线:0771-7965033